美女博士:文艺时尚、不惧骚扰、遭遇枪击,人生简直开了挂!

编辑:凯恩/2018-10-12 12:49

  这就是拉美朋友们,热情如火、待人真诚,和他们相处,永远都是欢乐和活力,有跳不完的舞、乐不完的事儿、聊不完的八卦。

  

  英国

  研二那年他还积极为我争取前往智利天主教大学交流学习的机会,但因手续问题我最终选择去了西班牙留学。

  说来也巧,这凤凰彩票(fh643.com)是今年第二次越季出境:半年前的冬季,我裹着羽绒服从寒冷的北京抵达炎热的柬埔寨,换上夏装。

  旅途中往往能认识很多有趣的人,有时甚至出乎预料,让人相信一种冥冥注定的缘分。

  很多同学为此头疼,便有应付差事之嫌。而我本身喜欢艺术文学,也好写作,他的课程我也喜欢,作业便尽力完成好,他几乎每次都给我最高分,如此之器重,也让我对戏剧更有了热情,我有问题也会向他请教。

  一次去飞往美国游玩,身旁坐着个优雅的白人老太太,开始以为她是美国人,于是和她用英文攀谈起来,她看我掏出一本西班牙语小说,就好奇地问我怎么能看懂,我这才告诉她我是拉美文学的博士,如果连原文都看不懂,那就愧对于博士了,她突然笑出声来,立刻回应说自己其实是秘鲁人,更巧的是她儿子还是当年 上海总领馆的领事,于是乎我和他儿子便在她妈妈的介绍下相识了,还在多年后我前往墨西哥留学转机 上海时遇见了他。

  从博士留学回国到工作以来的几年,由于繁忙我无暇光顾社交网络,尤其是国外的如 Facebook,Instagram,whatsaap一类的社交媒体,这次出国由于需要,我又重启了几个,这才发现这群拉美友人逢我生日必留言祝贺,有的甚至问我消失到了哪里,看到一连串的问候我一下子为自己的“消失”感到愧疚。

  

  戏剧文学上起来并不容易,大多作品带有智利方言和类似古语的对白,不免看得人云里雾里。尤其每次观看完一出剧目,Agustín都会布置我们写剧评。

  

  所以我无时无刻不对生活充满希望,希望看到生命的惊喜、偶遇和奇迹,看到那些看似机缘巧合却有冥冥注定的命运。

  作家六六

  30岁的女博士,乐观、自信、独立、柔韧,有着好看的皮囊也不乏有趣的灵魂,她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孟夏韵。

  说起Agustín,我们的缘分要源于8年前。

  当时她还向我普及了他们公司负责的业务,讲了公司里的人情世态。

  半年后他结束了自己的海外教学课程,回国前夕,他给我写了一封很长的信件,肯定了我的成绩和与众不同。

  这次前往智利阿根廷,Iván又帮我张罗起来,发动了他在智利老丈人的关系,说让我访学得空了去拜访他,参观他的大房子。

  接下来的旅途一定是辛苦的,这第一程航班近13个小时,转机达拉斯4个小时,再飞往智利8-9个小时。这一个月的行程也将忙忙碌碌,要完成不同的任务,这次的自己既是访学者,要去参观大学、文化机构,还是研究者,要查阅资料,收集和自己研究课题相关的资料,还要作为旅者领略南美的大好自然,当然还有个重要的任务就是为畅读平台的观众们拍好旅游文化的直播节目,启程前已经陆陆续续地传了出发视频和照片,接下来每天都会做同样的录制工作,加油吧Savanna!希望凯旋而归,不负众望!

  可能走的国家多了,居住过的国家多了,个人的人生空间和生活维度就无形被延展和扩大,在每一个地方遇到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风景、经历不同的事情,一年半载便已成为自己的故事,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自己终究是要离去,要继续前往另一个地方,过另一种生活。

  当然,他的朋友来到中国,我也友好地相伴随行,结识了更多各行各业的国际精英。世界就是这样变小的,而我的世界也是这样变大的。

  又一次是从美国飞 上海,我身边是一家幸福美满的四口之家,和身边的 上海姐姐投缘地聊了一路,记得那时作家六六还在我们不远处就坐,姐姐和我一起讨论着女性独立自主的生活,她老公虽是功成名就,但她自己也不甘示弱,也是企业女高管,两个孩子都将去美国读大学。

  一年两次反季之旅,一次去看神秘的吴哥,一次去看热情的南美,从寒冬到酷暑,再从酷暑到寒冬,心情却从未被热浪袭扰、被冰雪封冻,依旧激动万分。

  八年以后,我终于可以重新拾起这段和Agustín以及天主教大学未了的情缘,而这次不是以留学生身份,而是以一个访问学者的身份前去讲学和发言。于我而言乃又一幸事也!

  今天出发前收到了我智利老师Agustín意味深长而情意绵绵的邮件,看后恨不得马上抵达世界的另一头。

  曾经去巴黎旅游,他就介绍我认识一个研究女权主义的黑人女博士给我认识,得以让我接触到另一种群女性学者的生活。

  信中他写道“得知你即将开启拉美大陆的奇幻之旅,我为你感到高兴。Savanna世界的尽头在欢迎你,我们都在等待你……”。

  

  哥斯达黎加

  

  世界如此之大,又如此之小。

  

  这次虽换成了美航,却仍见不少拉丁裔面孔,身边恰好坐了一对墨西哥情侣,他们和我闲聊了一会儿,得知是从墨西哥瓜达拉哈拉来中国旅游的小青年,让我顿时想起自己四年前在那里经历的龙舌兰快车之旅。又想起我的那个可爱的当地朋友Pablo,她曾许诺等自己功成名就换了大房子,再邀请我去做客。

  中国人崇尚礼尚往来,拉美人何尝不是?更有甚者,他们比我们更加为友情亲力亲为,曾经在国内得到我帮助的拉美友人,每次得知我要前往他们的大陆和家乡,就欢呼雀跃,尤其是多年的哥斯达黎加老友Iván, 哪怕不是去他的国家,他都要想方设法动用一切关系帮我“牵线搭桥”,别说中美洲、南美洲,就连欧洲的荷兰、法国,他都会帮我联系到当地的朋友,来好好招待我这个“贵客”。

  于是,那些故事就成为了记忆,生活再次被那些暂新日子携带的新内容充斥,这就让年轻的自己无暇过多追忆过去,只有在只身前往下一个国家的旅途中,那些如梦随行的一幕幕便全部涌上脑海。

  多年以后,我从英国回国的表妹去 上海工作,毫无预兆地竟然去了她的公司,可我始终都不知道。

  巴黎

  深知这就是生命也是生活的常态,只要心平气和地接受和应对。

  

  

  赶紧重发一条状态,不少人看到都从iMessage上私信问我的近况。

  

  所以人生很多缘分丝丝缕缕,说断未断,某个时刻、某个转机或许就又重新连接起来。

  

  之后的几年我们都一直保持书信往来,聊学习聊生活。他与我来说亦师亦友,也成了我另一个忘年交的外国友人。

  因为前方始终是未知的新鲜,我的周游世界之梦也在逐步实现。

  

  

  每次抵达另一片土地和另一个国度,总有种时空转换的错觉。

  

  飞机已经行驶了三个小时,这是第五次乘坐美航,可是目的地却不是美国,而是世界的尽头智利和阿根廷。

  智利

  想想在繁忙工作中沉寂了几年的自己,突然要再次踏上这片热情的土地,再次融入这群乐观向上的拉美人当中,顿时有种久违的幸福感。

  当时我刚上北外的研究生,院系开设了一门戏剧文学课程,而这个头发花白将近70岁的智利天主教大学教授Agustín就是我们这一课程的老师。

  而半年后的夏季,我穿着吊带背心从闷热的北京前往冰天雪地的南半球,换上冬装。

  他们甚至在我消失的时日,在一个中国朋友晒出圈有我合译出书的照片中给我留言,而我竟然如此后知后觉,才看到这群可爱友人的问候。

  我们在飞机上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有一天突然发现你们在现实生活中有了交集。

  

  

  

  回国后我们仍旧微信保持联系,她几次分享了我的文章,还提到我们那次飞行的偶凤凰彩票(fh643.com)遇。

  三个小时中吃了一顿晚餐,看了一部电影Midnight sun,酒足饭饱过后突然想拿出电脑记录旅行心情。

  记不清多少次踏上超过20小时飞行时长的旅途,大概是去古巴和墨西哥,总之除了转机和航班延误,只要是去拉美国家,都要做好超过20小时的准备,跨越那千山万水,名副其实地体验远渡重洋的感觉。

  她从8个月大就开始坐上飞机,儿时到现在,每每飞行总是观望窗外如层峦跌宕的云海和团团混沌的黑夜,观望那起飞降落逐渐远离消失的山湖河水、城市建筑和如蚁的人群,一切人情世故也随之升空幻化。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登机的一刹那,忽然想起了十年前乘坐加航飞往多伦多前往古巴和5年前乘坐墨航飞往墨西哥的场景,大抵都是因为去拉美国家吧。

  在《孟夏韵:30岁的女人要成为生活的头号玩家》一文中,她提到自己在异国他乡,丰富阅历、友朋天下,却也遭遇过尾随骚扰、枪击抢劫,有美好也有惊险,但依旧没有使她停下前行的步伐,南美之行,即将开启。

  《Midnight sun》剧照

  还帮我联系到阿根廷一个探戈表演家Nico,让我有空去跳跳探戈。我和Nico联系上后,发现他并不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而是在北边一个比较偏远的城市,所以距离成了问题,但Iván的积极热情还是让我动容和感慨。